您好,欢迎来到隆森康养! 400-839-2889
隆森康养
  访问量:11172886

罢工抗议、占屋运动和移民问题:后疫情时代全球复苏道阻且长

来源:澎湃新闻 2023-07-05 阅读:749
  

随着全球范围疫情防控的放开,海内外交流逐步恢复常态。出于学业需要,我申请了于2023年春季学期前往马德里自治大学交流学习,搜集论文所需的文献资料,进行实地考察,以完成博士论文的写作。在异国他乡学习生活过程中,我经历了文化碰撞擦出的火花,也亲历了一些原先只出现在新闻媒体、以为离自己很远的现象。纸上得来终觉浅,对同一事件,亲临其境的当事人与置身事外的旁观者感受截然不同,这促使我进行深入思考,通过与当地人交谈,搜集相关的信息资料,以求对现象背后的问题有更精准的把握。


一、后疫情时代的全球复苏面临重重考验


1.工资止步、物价飞涨:各行业民众抗议不断


在西班牙交流的一学期,各类抗议活动从社交媒体到大学校园、再到城市街头,在生活中随处可见。马德里自治大学位于北部郊区,可搭乘国铁Renfe小火车到达,在车站的校内出口处经常可以看到学生发传单、拉横幅,支持学校体育部工会要求涨薪的抗议和罢工活动,由于体育部罢工,游泳馆、网球场等原先承诺对外开放的设施一直处于关闭状态。社会层面,自5月4日起,马德里专科医生协会呼吁近1.2万名专科医生每周二和周四进行罢工。该协会表示,马德里约有53.9%的专科医生的工作合同是临时合同,以临时合同身份退休的医生将在退休金上缺乏保障。5月23日,数家医院的专科医生进行了新一轮罢工,医生们聚集在医院门口,抗议政府在医生群体工作合同转正上缺乏作为。跨越大洋,5月底6月初,我前往秘鲁和玻利维亚进行走访,在利马市中心经济与财政部门口,可看见民众在该国最大的工会CGTP组织下进行抗议示威,要求提升工资水平,并对未能获得足够的药品感到不满。

和罢工抗议同时发生的是飞涨的物价,俄乌冲突和美西方对俄罗斯的持续制裁使欧洲多国受到影响,出现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我曾于2015年秋季学期到巴塞罗那自治大学交流,彼时西班牙的房租和物价水平尚在可承受的范围,此次在马德里刚刚落脚之际,房东Ana就告诉我家里暖气的使用规则:每个房间都有暖气片,但只有在屋里有人的时候才可以打开暖气,最高温度不可超过40度,睡前需把暖气和所有电器关闭;一旦出门或在厨房做菜,需要及时切断卧室的暖气和电源。马德里位于伊比利亚中部高原,拥有较为漫长的冬季,一直到五六月早晚还是比较冷的状态,夏天姗姗来迟。Ana今年六十多岁,有一儿一女,都住在马德里市内,白天她会去女儿家帮忙看管小孙女,但凡在屋内都裹着厚厚的睡衣。我原以为安娜的情况是个例,是因为她自己秉持比较节俭的生活方式,和校内同学交流后才发现这是普遍状况,大家都为马德里的寒冬热水不热、暖气不暖的问题所困扰,但就算在非必要不使用暖气的情况下,一个月租单间的电费和暖气费也在50欧左右。


当前,西班牙老龄化程度不断加剧,在我所住的北部阿尔科文达斯区,大部分居民为退休老人,停滞的养老金水平和飞涨的物价对其生活造成严重影响。5月25日,马德里再度爆发抗议,来自西班牙各地的司法公职人员上街游行,要求政府改善工资待遇,据统计共有1.5万至2万人参与了此次游行示威活动。抗议者表示,通胀率高企让他们苦不堪言,不得已选择大规模游行活动,他们要求最低养老金等于最低职业工资1080欧。


2.短缺与过剩:猖獗的“占屋运动”暴露基本住房问题


在西班牙,强占房屋的行为被命名为“Okupa”,意为“在未经业主同意的情况下占领一所无人居住的房屋或场所并在其中定居。”我最初关注到占屋运动是今年4月,在微博上看到一则新闻,讲述西班牙华人因疫情三年未回国,其房屋被吉普赛人侵占,根据当地法律,房子很难要回,这引起国内舆论一片哗然。5月1日,Ana告诉我,我们所住的楼房二层被“okupas”非法侵占,他们行动迅速,准备将这个房子卖出并已有人接洽,所幸警察在48小时内及时赶到将驱逐。要进入这座楼房需由两把钥匙打开两扇大门,以防非本楼层居住者尾随,房东一再告知我不要给任何人开第二道门,但日常出入时居民一般会为其身后的人留门,这种情况防不胜防。此外,在阿尔科文达斯区,政府新建了一座商用楼房,建成后还未交付使用之际吉普赛人就已瞅准时机集体搬入,可见“占屋运动”已成为困扰西班牙的一大痢疾。根据西班牙国家行政当局数据,2018年以来,该国占屋事件增加了40%,仅2020—2021年,占屋事件就从14621起增至17274起,远低于2011年的3849起。


21世纪的土地短缺、租赁成本高昂、房地产泡沫和经济危机是占屋运动壮大的条件,在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前,房地产是西班牙经济的支柱,空置房屋存量不断增加,家庭贷款购房成为一种普遍趋势;危机爆发后,成千上万的家庭无力支付贷款,房屋被银行收回,在失业又失房的情况下,人们便选择强占一些无人居住的公寓、别墅甚至仓库为栖身之地。西班牙政界对占屋现象呈现两种不同观点:右翼政党,如人民党(PP)和呼声党(Vox)将占屋视为严重的犯罪问题,主张捍卫私有财产,认为应当加大惩戒力度;左翼政党,如工人社会党(PSOE)和“我们能”(Podemos)党则认为这一现象的根源在于社会结构性问题,对待占屋者更宽容。当前,由工人社会党和“我们能”党组成的左翼联合政府制定了旨在保护占屋者的法律,新冠疫情影响下,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凸显,各国民众的住房需求面临严峻挑战。疫情爆发以来,西班牙政府裁定,至少在封控期间禁止驱逐弱势群体,之后,政府微妙地修改了法律,将通过非暴力手段获得住房者纳入这一禁令,这使占屋者更加有恃无恐。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免责声明:
本站部份内容系网友自发上传与转载,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
如涉及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个人中心

在线客服

购物车

公众号

返回顶部

品牌强国